如果康熙穿越过来,紫禁城会归还给他吗?

当年溥仪到故宫,还得买票呢。康熙回来?也得买票,当然,他没有身份证,票也买不到,只能远观一下吧。

这个问题很有趣,似乎不应该分类在历史,应该属于法律问题。

首先,一个人的民事权利始于出生,终于死亡。康熙已经死过了,他的民事权利已经在1722年12月20日终止,他无法主张在2018年的民事权利,别说索要紫禁城的产权,就连身份证都不好办下来。

现在故宫博物院应该属于北京市东城区东华门派出所辖区,爱新觉罗玄烨要来到这里办身份证,才能落户在故宫。要落户在故宫,就要先有故宫的产权或者父母有故宫的产权,就是顺治和孝康章皇后随玄烨一起穿越回来,也解决不了,因为他们老两口面临同样的问题。退一步说,如果没有产权,可以把户口落在故宫博物院的集体户口上,这就要单霁翔院长批准爱新觉罗玄烨为本单位员工。哪个岗位需要他呢?恐怕还要向文化部或中央请示吧,当年溥仪在北京参加工作,都是周总理亲自过问的。

假设经过领导研究或人大讨论,或特批,玄烨有身份证了。新的问题又出现了,有了身份证就说明这个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了,适用的是当下的法律,而不是《大清律》。根据当下的法律,故宫的产权早已进行过流转,爱新觉罗溥仪是爱新觉罗玄烨的合法继承人,在1912年2月12日颁布的《退位诏书》中已经把大清国的统治权“公诸全国”。进入中华民国后,紫禁城属于国有资产;中华人民共和国又继承了中华民国的国有资产。

溥仪离开紫禁城后,几十年后再回来,进门都是要买票的。产权的流转有合法的衔接,所以玄烨的主张是无效的。即使向东城区人民法院起诉现产权人,也会被驳回。

玄烨穿越回来要紫禁城产权,还能衍生出很多法律问题,甚至伦理问题。比如,明朝皇帝们也穿越回来说:“我也要!我们老朱家投资修的!”,怎么办?安禄山也回来了,还拿着地契,说是他在唐朝买的土地,他是地主,紫禁城是非法建筑物,没经过他同意就搞建设,不可以。最可怕的是顺治回来了,宣布康熙不是他的继承人,生前已心有所属……顺治还没说完,孝庄紧跟着回来了,抽顺治一个大嘴巴,说:谁让你鞭尸多尔衮的!你下台,我任命别人!......

总之,不论是谁,穿越回来都要不走紫禁城的产权,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有资产。

我来答:试试看能不能让朋友们满意!假设我是“康熙爷”,我回来了,一看,啊?我这紫禁城给我修理的这么好!还重新装修了!

第一件事,去政府咨询一下,产权变没变,如果变了,我不与你犟,我先请个代理律师,把情况说清楚,然后把我带回来的“证据资料”一一交给我的老师,不行可以组织一个律师团,因为与现代人打交道必须理由充分!

然后马上在“紫禁城”旁边买一座四合院,先住下,再看看了解一下还有没有我的家人,昨天晚上就听说我的家族还有一部分人在京城:我“孙子的孙子的孙子的孙女“那英”混的不错,人脉挺广,都集中起来商量商量。

这是我那年的照片,我带回来了!也是证据!我经过深思熟虑,这么干:紫禁城我是不会去住了,太闹、太吵,也太孤单,收回来后,还是干旅游业,给我孙子“弘历”写封信看看是否把“和珅”给我调来,这小子“管钱”有一套!让他坐在故宫门口。

马上买一辆车,方便呀!让“魏东亭”开,跟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,可靠呀!“保安部队”还是交给“隆科多”来干,原来他是“九门提督”呀,不过这次不管九门了,专管我那“紫禁城”的几个大门,顺便监督和珅收到的“门票款” 别让他贪污了!

(保安部队司令,隆科多)

这小子叫“纳兰明珠”能忽悠,可以让他管理市场营销,听说还在“宁古塔”发配呢?调回来,给他“改过自新”的机会!

这是我那个二儿子“胤礽”,和我那后宫的“郑春华”瞎扯,让我特么废了那位!

这是我那专干“九王夺嫡”那几个儿子,烂货一帮 与强盗无二!坚决不能用!我这是在哪里呀?真穿越了吗?

(图片来自网络)


当年溥仪回故宫都要买票,免票都没戏,别说康熙穿越回来还给他了,就算紫禁城的正统主人明成祖朱棣回来也没戏啊。

紫禁城始建于明朝成祖朱棣时期,历经明清两朝二十四帝,如果康熙帝穿越回来紫禁城可以归还于他,就说明国家承认明清两朝皇帝对于故宫的永久拥有权,但问题是溥仪是清朝最后一帝最后还要买票啊,估计康熙回来最多免费畅游紫禁城一日,当然也可以来一个免费套餐活动长城+故宫一日游…

如果说紫禁城最正统的主人肯定是明朝朱氏啊,因为紫禁城是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之后仿照南京明故宫建造的,属于老朱家的祖业,只不过后来改朝换代清朝爱新觉罗家族鸠占鹊巢占据了紫禁城罢了,像康熙帝这样不是正统主人的,抢了人家祖业,之后再改朝换代落入下一朝之手,就不要想着要了,当年你们占了朱家的紫禁城也没什么,如今你们的朝代也过去了,一朝江山一朝主人啊。

个人见解,谢谢观看,更多精彩动动小手点个关注~

完全不会,在近现代就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,康熙的后代,末代皇帝溥仪就是这么一个鲜明的例子, 辛亥革命之后溥仪和平退位,受到了民国政府和袁世凯等人的优待,仍继续住在紫禁城中,后面北京发生了政变,溥仪被逐出紫禁城,受到了日本人的掌控,成为了日本人伪满国的傀儡皇帝。

改革开放之后,溥仪受到了政府的优待,有一次有朋友邀请他去故宫游玩,但是他不太想去,又不好拂了朋友的面子,于是就跟朋友去了故宫,当朋友买好了门票递给他的时候,她的脸僵住了,迟迟不肯去接门票,他声音有些寞落地问:“我进自己的家也要买门票吗?”

朋友安慰他,说这些门票费用都是拿来修缮故宫用的,即便是这里以前是溥仪的家,门票还是需要的。

从那次之后,溥仪终生都未再去过故宫,因为那是他无法忘却的记忆。由此我们就可以得知,如果康熙穿越到现代,先不论他可不可以证实自己的身份,不会被当做神经病来看待,紫禁城都是不可能归还给他的。

如果他穿越回来,他去紫禁城是要买门票的,无论是谁都是如此,不会因为他曾是紫禁城的主人而改变,因为他的大清已经亡了,现在是新的时代,社会已经呈现出完全不一样的状况,故宫变成了国家的公产,把紫禁城归还给康熙了,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。

如果要论法理的话,紫禁城也不该归还康熙,虽然紫禁城曾经属于他,但是紫禁城却是他的父辈祖辈抢夺朱氏江山而来的,本就不属于他。

紫禁城始建于明成祖年间,朱棣抢夺帝位之后,把都城从南京迁移到了北京,吸纳天下奇能异士、能工巧匠设计建造而成,是古代封建社会建筑的集大成者,是中国建筑史上最璀璨的明珠,明朝灭亡之后易手到李自成手中,李自成战败之后又变成满清的皇宫,所以无论于情于理,都不该紫禁城都不该归还给康熙。

即便康熙穿越到当代 ,经历过种种,证实了他曾经九五之尊的身份,最后他也只能无奈的大呼:“朕的大清亡了!”



但是康熙的人生也会彻底的改变,在他争夺紫禁城产权的时候,他会成为整个世界的焦点,会成为满清王朝的活化石而被邀请往各国,从此在现代社会过上优越的日子,虽然不能掌控至高无上的权柄,但也会比大多数人过得好上许多。

所以由上可知,无论发生任何事情,紫禁城都不可能再归还给康熙,历史的车轮不允许再往回转。

这是个有趣的问题。有时候,人们乐于假设历史。穿越回来的康熙,如无康熙大帝的权力,那只是个平常的古代人而已。现在的故宫,已经成为新中国的“故宫博物院”,在解放后就收归国有了。由国家出资维护,国家出人专门在里边从事文物整理、相关书籍出版等文化工作。总之,它更是一座文物建筑,具有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。是真正属于国家的历史遗存。

新中国的办公地点虽没有用它,而是选择了附近的中南海。但是,故宫的性质不属于封建时代的皇家宫殿,而是国家所有。任何个人没有凌驾于国家利益上的特权。康熙回来,应该非常庆幸宫殿得到了国家保护,同时也有点沮丧,爱新觉罗打下的江山最终换了姓,连皇家宫殿也保不住了吧。



这个肯定不会还的,紫禁城是国家的,是人民的不是个人的!

当年清朝末代皇帝溥仪要进紫禁城都需要买票,更何况他的祖先康熙呢?




以历史来论紫禁城本来就不属于他爱新觉罗氏,他们只是霸占了明朝朱家的祖业。

以法律来论他们家也没有紫禁城的产权,没有产权证,法律上也不属于他们!

康熙现在如果穿越回来,以六十多的年龄,可以办张老年卡,进入紫禁城应该有优惠!


辛亥革命爆发后,袁世凯投机革命,策划了逼宫行动,龙裕太后和六岁的溥仪无力抵抗,经过一番漫天要价 ,袁世凯就地还钱后,达成了清帝逊位协议。

那么协议主要内容是什么呢?

1912212日颁布《关于大清皇帝辞位之后优待条件》、《优待皇室条件》。《清宣统政纪》记载其主要内容是:


甲、关于大清皇帝宣布赞成共和国体,中华民国于大清皇帝辞位之后,优待条件如左:

一、大清皇帝辞位之后,尊号仍存不废,中华民国以待各外国君主之礼相待。

二、大清皇帝辞位之后,岁用四百万两,俟改铸新币后,改为四百万元。此款由中华民国拨用。

三、大清皇帝辞位之后,暂居宫禁,日后移居颐和园。侍卫人等,照常留用。

四、大清皇帝辞位之后,其宗庙、陵寝,永远奉祀,由中华民国酌设卫兵,妥慎保护。

五、德宗崇陵未完工程,如制妥修,其奉安典礼,仍如旧制,所有实用经费,均由中华民国支出。

六、以前宫内所用各项执事人员,可照常留用,惟以后不得再招阉人。

七、大清皇帝辞位之后,其原有之私产,由中华民国特别保护。

八、原有之禁卫军,归中华民国陆军部编制,额数俸饷,仍如其旧。

乙、关于清族待遇之条件:

一、清王公世爵,概仍其旧。

二、清皇族对于中华民国国家之公权及私权,与国民同等。

三、清皇族私产,一体保护。

四、清皇族免当兵之义务。

丙、关于满、蒙、回、藏各族待遇之条件:

今因满、蒙、回、藏各民族赞同共和,中华民国所以待遇者如左:

一、与汉人平等。

二、保护其原有之私产。

三、王公世爵,概仍其旧。

四、王公中有生计过艰者,设法代筹生计。

五、先筹八旗生计,于未筹定之前,八旗兵弁(biàn)俸饷,仍旧支放。

六、从前营业、居住等限制,一律蠲除,各州县听其自由入籍。

七、满、蒙、回、藏原有之宗教,听其自由信仰。

以上条件,列为公文,由两方代表照会各国驻北京公使,转达各国政府。


那么冯玉祥为什么要在北京政变过程中驱逐溥仪出紫禁城呢?

溥仪的小朝廷的存在,给保皇派和立宪派带来了希望,同时对中国存有野心的日本也在积极策划日伪满洲国(东北三省,华北五省及蒙古西藏新疆),张勋利用“府院之争”上演了复辟的闹剧就是其中之一。

清朝统治中国297年,民国刚刚建立人心不稳,需要斩断人民心中辫子才能真正实现共和政体。

冯玉祥是出名的爱国将领,思想进步。从辛亥革命期间参加滦州起义时起,就一贯痛恨封建帝制。他认为,民国不仅要以剪辫子表示与清朝决裂,而且还不应保留着溥仪的这个小朝廷。如果保留这个小朝廷,不仅是中华民国的耻辱,还是中外野心家时刻企图利用的祸根。1917年,张勋率辫子军入京,妄图恢复清王朝。冯玉祥参加讨伐张勋复辟的战斗,打败张勋收复北京后,他就极力主张扫除这个奇怪的现象,铲除这一祸根,驱逐溥仪出宫,且保护其作为普通国民的个人人身安全。他曾为此通电呼号。但由于段祺瑞的姑息态度,以及当时他只是一个旅长,人微言轻,没能实现这一愿望。

192212月,溥仪结婚时,民国的大批军警为其放哨布岗,恭敬护卫,清宫的龙凤旗伞,鸾驾仪仗,黄亭,宫灯竟在北京街道上大肆炫耀。有头脸的军阀,如黎元洪、张作霖、吴佩孚、曹锟等都赠送了厚礼。黎元洪还在红贴上写着“中华民国大总统黎元洪赠宣统大皇帝”。这种场面,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

192410月,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,冯玉祥在去前线的途中突然回师北京,发动北京政变。他取得北京政权后,就决心驱除溥仪出宫。在商得摄政内阁的同意后,便于114日召集北京警卫司令鹿钟麟、警察总监张壁到他的总司令部(鹿因病请假,张到部)。冯说:驱逐溥仪出故宫的事,要马上办理,你们可同摄政内阁商量,由内阁下令办理。张壁接到冯玉祥的命令,立即去找内阁总理黄郛,黄郛随即召开临时内阁会议,经反复商讨,最后又将优待清室的条款做了修改,全文如下:

一、大清宣统皇帝即日起永远废除皇帝尊号,与中华民国国民在法律上享有一切同等权利。二、自本条件修改后,民国政府每年补助清室家五十万元,另拔二百万元设立北京贫民工厂,尽先收容旗籍贫民。三、清室应按照原来优待条件第三条,即日移出宫禁,以后可自由选择住居,但民国政府仍负保护责任。四、清室之宗庙陵寝永远奉祀,由民国酌设卫兵妥为保护。五、清室私产归清室完全享有,民国政府当为特别保护,其一切公产应归民国政府所有。

紧急内阁会议将清室优待条件修改通过后,即决定由北京警备总司令鹿钟麟、警察总监张壁会同社会知名人士李煜瀛前往故宫执行。

115日,鹿钟麟、张壁奉命,仅率领20名精明强干的部属,乘汽车赴故宫。为了避免嫌疑起见,特请李煜瀛偕同入内。

驻在清宫及景山内之守卫兵士总数有1200余人,隶属京师卫戍司令部。自民国元年即在该处驻扎。国民军总司令部特于4日上午10时派员将该兵士缴械,调驻北苑,听候改编。同日,国民军接替了紫禁城的内城守卫队的营地,神武门换上了国民军的岗哨。

鹿钟麟等人先将故宫外军警布置妥当,并将电话线割断后,于上午9时即率军警各20名入神武门。鹿等三人直趋溥仪住处,经英华殿旁,绕春华门前,走向隆宗门。途中即遇到清室总管内务府大臣绍英等人前来接洽,鹿钟麟等随绍英地一同进室坐定,鹿首先宣布了来意。绍英要求阅看公文,鹿当即出示公文一件,上面写的是:“大总统指令:派鹿钟麟、张壁交涉清室优待条件修正事宜。此令。中华民国十三年十一月五日,国务院代行国务总理黄郛。”鹿向绍英宣布废除帝号,溥仪必须即日迁出故宫,首先请交出玉玺。同时将《修正清室优待条件》交给绍英。

绍英虽惊慌失措,但仍故作镇静,并指着李煜瀛说:“你不是故相李鸿藻的公子吗?何忍出此?”李笑而不答。又指鹿钟麟说:“你不是故相鹿传霖的一家吗?为什么这样逼迫我们呢?”鹿说:“你要知道,我们来此是执行国务院的命令,是为了民国,同时也是为了清室,如果不是我们,那就不会这样客气了。”绍英又说:“我大清入关以来,宽仁为政,没有做对不起百姓的事,况且优待条件尚在,你们怎么能这样办呢?”鹿说:“……可是,清兵入关以后的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,老百姓是永远忘不了的。况且张勋复辟,颠覆民国,优待条件早为清室所毁弃。……最近摄政内阁成立,各方又纷纷提出惩办复辟的祸首,群情激愤,想直接采取不利于清室的行动。现在宫内外已布满军警,气势汹汹,就要动手。如果不是我劝阻他们稍等片刻,现在就出了乱子。”绍英听说这些,无话可说,接过文件急忙转向宫内。

此时,溥仪正在储秀宫和皇后婉容吃着水果聊天,只见内务府的大臣们突然踉踉跄跄的跑了进来。为首的绍英手拿着《修正清室优待条件》,气喘吁吁地说:“皇上,皇上,……冯玉祥派了军队来了!还有李鸿藻的后人李石曾,说民国要废止原先的优待条件,拿来这个叫,……叫签字……。”溥仪一下子跳了起来,刚咬了一口的苹果也滚到了地上。溥仪夺过绍英手中的《修正清室优待条件》,看了一遍,感到这些条件并没有原先想象的那么可怕。但当他听绍英说“他们说限三小时内全部搬出去”时,他急了。连忙令绍英再出去和鹿、李等交涉。

溥仪随即在宫内召集了“御前会议”,讨论清室优待条件修改文件,会议认为,按照民国政府元年优待条件,清室本应移居颐和园,只因民国政府未令迁出,故迁延至今。因此表示同意迁出。但因时间仓促,来不及清点私产,遂有清室内务大臣绍英、朱益潘将这个意见再继续与鹿钟麟等交涉。双方磋商约三小时之久,最后决定一切物品暂行标存保符,惟溥仪必须即日离宫。

 

当时端康太妃刚死去不久,宫里只剩下敬懿和荣惠两个太妃,她俩表示宁死也不肯离宫。绍英拿这个作理由,去和鹿等商量。绍英往返数次,仍希有所转机。鹿见事不能决,就故意大声地告诉其他随从人员说:“快去告诉外边,时间虽然到了,事情还可商量,先不要开炮放火,再延长二十分钟。”绍英听后大惊,连忙跑回去哆哆嗦嗦地对溥仪说:“……说再限二十分钟,不然的话……景山上就要开炮啦……。”宫内王公大臣听到此话,吓得东钻西藏,忙着找躲炮弹的地方。溥仪看到这副情景,赶快答应了鹿关于即日出宫的要求。

溥仪随即传知各宫太监、宫女,要各人收拾细软物件,准备出宫。他又命人取出现洋,每个太监发洋10元,宫女给洋8元。当时宫内计有太监470余人,宫女100余人,宫内顿时呈现出一片混乱。于是,溥仪又召开第二次御前会议,讨论移居地点问题,结果决定迁居德胜桥醇王府。

溥仪在鹿、张、李等的监视和保护下,离开故宫。由鹿等事先备好的汽车作先导,溥仪及随从人等乘第二辆,溥仪之夫人及亲属等乘第三辆,张壁乘第四辆,绍英等则乘最后一辆汽车,直向德胜桥开去。

车到北府门口,溥仪下车时,才和鹿钟麟见了面。鹿和溥仪握了手,问道:“溥先生,你今后是打算做皇帝,还是要当个平民?”溥仪答道:“我愿意从今天起就当个平民。”鹿笑着说:“好!那么我就保护你。”鹿又说:现在既是中华民国,而同时又保持皇帝称号是不合理的,今后应该以公民的身份好好为国效力。

溥仪出宫后,他原来保存的历代帝王传国宝玺,即由警卫司令部鹿钟麟送到国务院,经由黄郛与李书城等,在后乐堂点收,交由第一科保管。有关点验宫内公私物品的手续,即由国务院下令组成清室善后委员会,设委员长1人,由李煜瀛担任,委员14人。他们是:汪兆铭、蔡元培、鹿钟麟、张壁、绍英等。这个委员会的任务是:对故宫保存的历代文物进行清点、登记、整理、保管,以防遗失或毁损。故宫的警卫由鹿钟麟派兵担任,直至国民军撤离北京时,始交由内务部接管。

118日,冯玉祥又以摄政内阁国务院通电全国的形式,向全国说明了驱逐溥仪出宫的理由。

冯玉祥驱逐溥仪出故宫的消息传出后,立即得到各界人士的赞许,孙中山先生曾致电冯玉祥,大为赞扬。116日北京全城曾悬挂国旗,表示祝贺。可是,冯的这一行动却遭到段祺瑞和清室遗老旧臣们的反对。在溥仪出宫的第二天,段祺瑞即从天津致电冯玉祥,说冯发动北京政变后的一切做法,他都以为很对,唯有驱逐溥仪之举,觉得有些欠妥,“望即从长计议。”冯接电后,立即亲自拟一电稿答复说:“此次班师回京,可说未办一事,只有驱逐溥仪,才真是对得住国家对得住人民,可告天下后世而无愧。”这反映出冯与段在政见上的分歧是相当大的。段就任临时执政的第一天(1124日),就下令解除对溥仪的监视。1129日,溥仪偕同郑孝胥、陈宝琛等由醇王府逃往东交民巷日本使馆。1925214日,溥仪等又在日本保护下逃往天津日本租界居住。日本帝国主义企图利用他作政治工具。

冯玉祥驱逐溥仪出宫,当时就被人称誉为“贯彻辛亥革命未竟之精神,确实是中华民国史上的一件重要事情”。冯的目的在于铲除帝制复辟的祸根。可是后来,溥仪在日本侵略者的扶植下又当了伪满洲国的皇帝,成了日本人的傀儡。新中国成立后,溥仪才被改造过来,成为真正的共和国公

民。



那么康熙穿越时空隧道回到现代他能够得到什么呢?

他首先会登记户籍办户口,然后得到一张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,鉴于他熟知历史,他会被聘为社科委员会文史研究中心研究员,按照政协邀请制程序成为政协委员,如果要进紫禁城需要预约买票。

是不是得请他做中国皇帝呀,还给他,不找他清算一天,满清入关大屠杀汉人就不错了,再说了,故宫是汉人建设的,和他有毛关系,

其次,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人,谁会相信他,在目前中国,没有身份证,还满口说是皇帝,不被精神病院关起来,那就奇怪了

不会,1、他没有身份证明文件(户口本,身份证)来证明他是康熙.2、在假设满足1的情况下,他没有紫禁城的房产证,无法证明紫禁城是他的合法财产。3、在假设满足2的情况下,由于土地已经超过70年,所以紫禁城还是收归国家所有。